"

        Ⓜ️快三appⓂ️是一家综合娱乐平台,多款游戏集于一体✅快三app✅顶尖原生态app✅快三app✅邀请您来体验Ⓜ️

              "

              聆聽清脆的奏鳴

              來源: 作者:衛密香 時間:2014年11月15日 字體: 瀏覽次數:

              原本普通的礦工,在井下工作的二十多年,憑著踏實肯干,勤于思考,善于實踐,完成了一系列技術創新,為所在單位安全生產、節支降耗打下了基礎,曾經榮登晉煤集團古書院礦2010年勞模光榮榜。

              他叫王振亮,是古書院礦綜采二隊檢修班班長。

              2006年他剛當班長時,井下一些大型機械發生故障后,還是將整體部件運到井上維修,十分不便。如采煤機中的搖臂。一個搖臂兩三噸重,要把它從采煤機上卸下來,取出滾筒和截割電機,將壞搖臂運到軌道巷,再把新搖臂運回工作面進行安裝,至少需要七八個人干一個班,不僅費力耗時,還存在拆卸、運輸過程中磕磕碰碰的安全隱患。麻煩的是,這個搖臂常出故障,一個工作面采下來,就要折騰兩三次。王振亮琢磨兩個問題:一是故障部位,究竟病灶出在哪里;二是提前把脈,能否在它剛開始發作就察覺,從而避免大面積病變。帶著這兩個問題,每次機修廠的師傅修理機器,他就在一旁看,結果發現,他們拖上來的龐然大物,毛病大多出在一個小軸承上,更換的基本上都是一軸軸承。原來是一軸軸承破爛后,珠塊掉下來很容易把其它齒輪打壞,整個搖臂就不能工作了。至于提前診斷,他是通過機器試運行時的聲音。正常的機聲,猶如奏樂清脆響亮,但只要聽到撕破布般的嚓嚓聲,準是一軸的軸承爛了,這時趕緊停機維護,就可阻止向周邊擴大,減輕機器內部損壞程度。

              那么能否不卸搖臂,只取一軸就地更換呢?那樣不僅節省人力和時間,而且安全系數高。問題的關鍵就在于技術。盡管他平日非常用心學習摸索,感覺能行,但還是有些顧慮,萬一卸下一軸卻安不上去怎么辦?那樣不僅提高不了效率反而會延誤生產。創新要承擔責任,走老路又不甘心。就在他為難時,得到安全隊長和有關領導的支持。他確立了目標,對如何進行一軸的拆卸、更換、安裝,從人員分工,到過程中的每個環節,都做了全面細致的安排。在班里檢修工的配合下,王振亮僅用了一個多小時,就成功更換了新的一軸。從此以后,只要一聽到撕破布般的“嚓嚓”聲,他就停機取下一軸,換上備軸,采煤機就可重新工作?,F在要完成這項工作,只需兩個人一個小時,而且在他的傳幫帶下,負責檢修采煤機的維護工,都可以進行一軸軸承的更換。

              王振亮不斷創新,成果顯著。僅2010年,他就完成了機組滑靴化的加工改造、液壓支架推移改造、機組行走部安裝工藝流程改造三項技術革新。他掌握的電牽引機組搖臂故障處理技術、機組過度調節技術及各種設備模塊故障處理技術,解決了很多采煤工作面機電疑難問題。但井下現場復雜,井下的機電故障多變難測,目前的革新成果不可能解決所有難題。很多時候,王振亮與他的工友,還得依靠原有經驗加上強體力勞動,來完成檢修任務。

              2010年4月的一個晚班,王振亮和他的工友就遇到了一塊巨大的矸石把溜子鏈拌斷了三處的事故!斷鏈是常見的,如果上鏈斷裂、且斷鏈兩頭距離較短時還容易處理,但那天斷的是底鏈,斷成了四截,有一處斷開距離足有二三十米。由于看不見,尋找斷口就頗費周折。發現溜子無法運轉,且地面以上明顯部位都沒問題時,他與檢修工開始爬下去尋找病灶。這樣的查找非常不易。180米長的溜子,每1.5米分為一節溜槽,每個溜槽留一個觀察孔,通過小孔向下望去,如果看到的是煤,就要抽出插口上的抽板(每隔15米有一個抽板),清理干凈后查看鏈子是否完好。鏈子完好,說明斷在別處;看不到鏈子時,才是找到斷口了。但找到斷口不等于找到斷鏈,要繼續找,直到看見斷開的鏈子后,才能先卸開固定鏈子的接鏈環螺絲,然后將沉重的大鏈與刮板背到斷裂處進行套接。那天的斷裂處不在機頭或機尾,也就是說無法直接接鏈,他們就先用單體柱把上鏈往后推,直到富余出五六米卸開,再將大鏈和刮板背至可容納人干活的地方。他與另兩位檢修工有的蹲著有的爬著,有的拿工具有的搬鏈子,終于接好鏈試機時,卻還是不能正常運轉。第二次尋找、修理,完工后試機時依然不行。眼看大半個班已過去了,怎么辦?王振亮通過值班長向調度室申請,延長檢修時間,繼續尋找第三處斷鏈。在超過正常下班時間近四個小時時,斷開距離最長的鏈子才完全接好。按下電鈕,溜子轟鳴著飛轉起來,他們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王振亮帶領的檢修班就是這樣,負責在靜止狀態下對采煤機、液壓支架、皮帶、電氣和三機(工作溜、破碎機、轉載機)進行維護檢修工作,以保證生產班正常采煤。在機械化采煤的今天,機械設備可說是井下生產的前提,是全礦安全生產的重要一環。責任感讓他鉆研技術,忘我工作,自然也付出了超出常人的時間與精力。

              在四六工作制的一線隊里,一個檢修班與三個生產班循環上班。他常上晚班,作息時間與自然相悖:下午四點半,吃晚飯。五點十分,到工區參加班前會,了解當天井下情況、安全隱患問題及注意事項,對當班人員進行責任分工。晚六點,準時到澡塘換衣服乘猴車至副井井下車場,再換送人車到工作面。八點前,他就要帶領全班人員與上班各崗位人員進行現場交接。夜里兩點下班前,將檢修好的設備交給生產班。上了井,洗完澡,三點多鐘到工區后,先填寫運行臺賬,再根據本班工作情況對每位班組成員進行評價打分,若井下現場有未完善的地方,還要書面向值班長匯報。做完這一切,回家吃過飯上床休息時,最早也在凌晨四點多。若遇到故障,可以想象要工作多長時間。而一項項技術創新,從最初的思考到制圖成型到反復實驗成功,大部分工作都是在業余時間完成!

              這么消耗體能的工作,是否會讓他一副倦態?見到王振亮師傅,他的精神頭消除了這樣的疑問;見到他的妻子,就什么疑問都沒有了。筆者與王師傅說話的兩個小時,他妻子一直坐在他身后,時而用手輕拂一下他背上的灰塵,其實可能什么都沒有。王師傅的江蘇話不太好懂,有的字重復幾遍都不行,他妻子就跟他一同認真地解釋,但最終還是寫到紙上才能完全明白。

              家庭和睦,上司支持,工友配合,使他心無旁騖地在一方天地里施展才干。王振亮從一個機電維護工到技術革新能手,從普通的檢修班班長到勞動模范,經歷了艱辛的探索實踐之路。如今他不僅技術過硬,管理有方,而且帶動大批檢修人員,成為機電技術能手,他們為采煤工作面順利生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個基礎的重要標志,就是聆聽到金屬碰撞的清脆的奏鳴。而他的事跡,他們的故事,也像那清脆的奏鳴曲,值得細細聆聽。

              (作者單位:晉煤集團古書院礦)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意見反饋

              本頁二維碼

              關閉
              快三app